不必回头

因为要把用了好多年的手提交出去,清理硬盘发现了第一个写文号(已销号)的数据导出。翻了评论区,19年的读者还真的好热情啊哈哈哈,想想我能够写到现在,依然在写,可能也是写文之初承接了很多人的善意与爱意。没有办法向大家道谢但确实是感谢的,想要九十度鞠躬的那种感谢。
手上这台旧手提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可以说写文四年用着它,用着吞了我两次稿件的07word,我敲出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几篇故事。如今是不得不说再见了,趁此机会做一个小小的总结,也算是最后的仪式感。
如果回到当年我可能会劝自己别销号,情绪上来了很难控制,但毕竟是100+粉的子博,没能千里眼到未来会子博分离也是原因之一吧,总之这就是我至今都达不到的数据了(笑)。19年是开始写文的头一年,lof最好的最后一年,也是我所处的圈子最有人气的一年,19年过后慢慢衰微,20年是最后的余热但被我弧了过去,严格来说从19年至今我只写了2年半到3年的文,中途还有半年去打原神了,别说写文,书都没怎么看。
然后想想看写文的第一年经历了什么呢?被人在群里安利,被人评论说看我的文哭得饭都吃不下(虽然缺德但这条评论至今让我很快乐啊),说是“最好的原作向”,文上过总榜第一,上千热度也经历过了(至于上万就不去想了,我命里缺烫圈,而且在烫圈也绝对出不了头就是了),所以我到底还有什么不满的呢?除了没交到亲友(不过我这种同担据否也不是特别需要亲友),没出过本,没有参与过联文/合志等活动,没有发过节日贺文,没有写过长篇,此外我其实没有太多遗憾。我很明白,那个我是乘上了圈子热度所以才获得一定关注的写手,而我的更新频率不高也不稳定,质量也下限惊人(上限不提也罢,或许没有),更没有固定的风格,就算是这样一个人,只要有天时地利人和,一样可以短暂地体会一飞冲天,只是再也无法复刻罢了。想来我能够拥有的同人体验起码已经圆满了一半,所以到底是在对什么不满,我也很难说清楚了,可能这就是贪婪吧。
新的一年还是寄希望于越写越好,至于读者能否增多,评论几何呢,这是放在梦里想的。圈子能不能再度热起来,就得看新的动画人气如何了。
我还是觉得,自己多少曾被同人之神眷顾,这个理不尽的世界对我温柔过。能知道这一点,就已经是相当不得了的救赎了。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