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喝多了

上次的话没有说完,始终觉得没有说尽。威海我还会回去的,让我如鱼得水的地方。
心里有东西需要清理出来,这几日心里持续燥热。
身体上感觉冷,但是总愿意开门到阳台上吹风。心里总有一团电做的火。我为什么有勇气吧劳拉西畔留在国内,不管为什么,既然留下了。
那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一定是有底气的,也有傲气。我确定自己的心脏,抗的住,甩的开。也可以低下头犹如灰尘。它已经不再飘飘浮浮宛若世间的浮萍,它已经可以自己发力了。
但是,还是有些危险的因素,比如说,我的瘾。对疼痛,亢奋,和绝望对峙的瘾。捧着一杯茶,即使已经感受到双手在微微发抖,依然不肯放下。每一次亢奋的时候,都会想起它。就像自己捧着它,缓慢的,看着它,平静的,忍受它。犹嫌不够,再亢奋一点吧,再难受一点吧,燥热到微微眩晕,轻微失控。
那种眩晕失控,是我的瘾。
能喝酒就好了,也可以创造类似的感觉。不知道哪一种更伤。
只要我能控住,只要它被我压在水面之下。它都可以被当作不存在,不论内里的波涛汹涌弄的什么地方血肉模糊烂掉,都不重要,都可以视而不见。它就不存在,根本不存在,没有这种事。是吗。是吗。是吗。
已经很多年了,我意识到自己的瘾。有什么用呢,它就精准的卡在,这个区间里,存在,没存在到愿意为此去医院,去治疗,去轮回痛苦无望。
就是这么巧。就是如此被扼住喉咙。它没有锁紧它的手,我也没有挣开它的手。争索长久,它无法,我亦无法。于是陷入长久对峙。这双手,何尝不是固定住我,不让我滑落,乱动。我就这么不动了,就这么停滞住了,不论我天南海北,前进后退,它都若影若现控住我。我凝视它,如同凝视我自己。望见它的恨,固执,它的冷淡眼神心思隐藏,它的岿然不动。它也许就是我自己,自己的心魔。我不死它不消散。
长长岁月啊,慢慢长长的岁月啊,我还要和它对峙多久。要和它一起落下去吗,它不仅要陪我渡过岁月,还要陪我生死吗。陪我独身闯过世间最暗的阴谷的存在,又何尝不是领我走向此地的线。
裂缝出现的狂喜,是狂喜,快要让我飞起来的苗头,被摁下去了。
你要我怎么说好呢,你是一团黑影吗。还是一个人型冷肉的黑影,我看不清你。
你想让我看清你吗,我不介意你的手一直在我的脖子上锁着。还好,不太难受。也不太绝望。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