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陪在身边

 一个人在家,除夕前夜
 最热闹最欢快前的最寂静
  居然就最享受这样的状态。群里各地弟弟妹妹发的视频,朋友圈各种好玩有趣的
  而我,只愿在这安闲自在里,不被打扰的,独属于我的。不管是否年终岁末,不管是否是个多么应该热闹繁华的日子
  有时想,婚姻,家庭,子女。父母,家人,亲朋
  都是义务责任,不乏深情厚谊,温暖幸福,蜜意浓情,甚至,这世上所有灵感的源泉,创造的起始
  而此刻的我,一个有阳光的下午。占据内心的,却是远离一切,隔离所有。爱的恋的感动的柔软的,统统的隔绝,像是拦起结界。只留纯粹的本我,一个自我对话的空间
  分明的,越来越意识到“分裂”。可以“有必要”的社交,插科打诨,圆融热情。更多时间,清醒的能止“任何损”,是的,任何
  时常,不,越来越常见,失去热望与欲念。愿意单纯的赏一朵花,陪一棵树,寂静的看大段的文字。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是可以,非得必须的,都行
  越来越多神游在自我世界
  
  最近似乎颇多理解这几句:
  “所谓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像后依然热爱生活”
  “放下助人情节,尊重他人命运”
  当然,还有这句:“放弃幻想,准备战斗”
  当然,这句与此刻所要表达的肃清似乎关系不大。倒是符合偶尔鸡血的自己
  看,分裂的情况一览无余
  
  ~
  柳先森拉着一车鸡鸭去给宋哥郝姐猫哥大嫂拜年
  顺道浦东机场接机,妹妹妹夫一家,曲姐和小鑫
  话说,曲姐一家,真的分开过了……
  
  幺叔回了老家,奶奶一年最开心的时候
  舅伯一家也回来,此时也是外婆最开心的
  弟弟妹妹们,没陪老婆回娘家的,基本都已回了
  热热闹闹,氛围已酝酿到极致。就等明天一到,鞭炮齐鸣,欢天喜地
  反倒,因为他们的回程,可以陪在父母长辈身边
  我倒可以安然的守住现在
  
  柳先森上午费功夫做的鱼,说特地研究的鱼冻做法
  他一口未动,全留给我的
  很开心😁
  
  谢谢陪在身边,给你惊喜让你毫无负担说出秘密的人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