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如其所是

“这里有两张那个,你来帮看一下。”
隔壁的柜员举起两张绿色纸币,是50元。
“你好,这是两张假钞。”
带着现金来还信用卡的老人家不淡定了,声如洪钟:“我从银行取的,怎么会有假呢?”
“什么时候取的?在哪家银行?”
“不记得了,好多年前了。”
“我们这边帮您报警,假钞必须留在这里。”
“什么时候来?”
“很快的,应该再过两三分钟就出警了。”
一直到负责我这边的柜员点完一大包的硬币,银行里还是没有出现其他人。
我这一大包硬币可是历史悠久,从我小学就开始存了。有木盒子里、小鸡储蓄罐里的,有老爸随手抛到空中又没接到的,我从地面上随手捡到的……一分、两分、五分这些都有,乱七八糟一大包。
从2:20到3:15,数了能有六七遍,柜员总算是点完了,622.68元。
还有一些不再流通的,大的一角钱、一些一角纸币、十元人民币纸币,要去指定网点存,在这儿不收。
我这才知道,原来钱也是会不再流通的。
昨晚漫漫无比折腾,十点好不容易睡了,一点开始哭得声嘶力竭,满脸通红,闹到婆婆都冲了过来,抱着哄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我和Lance已经哄了半小时),五点开始又闹,哭半个小时,被抱走去玩。
之后我睡得很沉,做了一个梦(具体为休·格兰特在一个庄园里,白天晚上都可能有野兽和人类袭击,所以有超多食物储备,还有很多暗道,我带着一帮小孩来这里看房子,打算住在这儿),醒来看着时钟指向七点,房间里安静到诡异。
记忆断片了,只记得抱在怀里想骂她又骂不出,她拼命推搡着,往后仰,抓我的脸,活像条滑溜的大鱼(年画娃娃抱着的鱼的那种体型),可又不能松手。
后来呢?睡了吗?到哪儿去了?
肿着眼睛走出去,看到漫漫坐在婆婆腿上吃零食米饼,笑靥如花。
Fine,是老母亲瞎操心了。
这周出门了好几趟。
去了万达金街、环球港,周六还打算去淹城遗址公园。
漫漫坐上了我买的二手宜家小马桶(15元买不了吃亏),顺利嗯嗯。
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昨天重读纸质版,有一些新发现。林老对还原场景很是执着,《喜雨亭记》的诞生故事,这本书里的是我见过最细致的描写,在网上哪里也看不到的。有一些总结,比较重复,就是来来回回地赞颂,这是我第一次看时没有注意的。
但是对王安石也太恶意了,省略了很多,诋毁了很多。
以后看名人传记之前,最好还是先自己查资料捋一遍经历。
买的简体版《东坡乐府笺》,很好地把东坡的生平总结在了每篇词的开头,是我未曾意料之喜。
同样的,非常细致。
最近习惯了4:30完成工作,然后关掉电脑,阅读一小时等下班。
每天1小时运动,3小时阅读,希望每天能达到这个境界。
万事万物都可以激发内心,引发思索,不必特意去寻求刺激。
自发地去钻研点什么,享受平凡的生活,是最幸福的。
清风徐来,涟漪阵阵,万物如其所是。
骄阳似火,带了蓝莓🫐、红薯🍠、豆浆🫘、发绳、瑜伽服,乘上公交,仿佛逃难。
周末两天,在家带娃,身体仿佛间歇性断电,陪漫漫玩着玩着就开始犯困。周日没有喝咖啡,整个人更是有如梦游。幸运的是,这两日漫漫作息非常规律,三个半小时清醒,一个半小时睡眠,半夜固然会闹,我觉得能安然睡到十二点就已是十足的进步了。
周六一家三口去了淹城遗址公园,太热了,走了许久发现在沿着最外圈没什么景色的那条路走,也就是说,我们走错路了。
于是打道回府,在家吹空调了。
老爸从河南回来,带了不少礼物,把印着喜羊羊的快板给了漫漫,她很开心,坐在地上玩了好久。
比起其他所有玩具,小朋友更喜欢玩垃圾桶。
周日还去了蔚来给车主设置的蔚来中心,去得巧,完全包场,漫漫玩得很尽兴,回家路上就在犯困。
我拿了本杂志,喝着拿铁,感觉很悠闲,很都市白领。
今天中午跑了跑步,下午的瑜伽课突然通知调整到明天了。
晚上我要继续运动。
年纪逐渐大了,运动、阅读,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他人。
我希望自己到了五十岁,依旧小腹平坦、健步如飞,依旧思维敏捷、观点独特,哪怕外表依旧不那么牛掰,内在也要做个牛掰的人。
公交里开着空调,很凉快,马上要到公司了,下午打算写一篇关于茅山避暑的公众号文章,希望能阅读量多点吧。
不多也无所谓。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