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再次遭受重创

1
如果人生再次遭受重创,停滞,依然首先想着活下去。即使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记住这句话。这是自己说出过的话,不是别人的安慰。不要在命运没有给我选择的时候去选择死亡。
抑郁就像是命运的一个节点,给了我两条路,如果我选择去死,那么之后的开心和幸福都和我无关了。还有预想中的困难和折磨,无法推翻的困境,都无关了。如果选择活下来,那么生活之后给我的幸福与心的创痛,都得统统接受。节点很快就消失了,我留在了生活之后,下一个节点到来之前,没有再选择的余地。
如果真的判我作弊,开除驱逐处理。我会度过很难的一段时间,内心有羞愧,悔意。去很远的山上缓和吧,没有认识的人,在那里找到事情做。看书学习兼职,屏蔽微信,只留下重要的人的联系方式。用文字逐渐清理掉内心的杂乱。任何时候都能撑住自己,不要再有全身的力气被抽走,只能倚靠着墙,滑下去,毫无办法的时候。
2
最近遇到的人,激发了我想要结婚的欲望,和前篇所写几分钟的冲动完全不同,是想要结婚的欲望稳定而有力的刺激我的大脑。但并不是失去理智的冲动,也没有粘人的幻梦。
但是只想结婚让我感觉奇怪。我不想把自己的心意捧给任何人,任由对方拿捏。恋爱现在给我一种心在滑向深渊的危险感,和甜蜜沾不上关系。而结婚,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可能是,我想和他有固定的关系,在两个人还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足以让人厌倦的事情的时候。那么是想要稳定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澜的另一半,还是稳定的开心。如果是前者,愿意拿出恩慈和灵魂,清晨醒来握住手觉得安心的人,是不是眼前人。如果是后者,那是想要把这一刻的美好花朵衍生成永生吗。还记不记得自己对婚姻无所谓的态度所为何来,因为结婚,离婚,结婚,再离婚,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分离合散是世间的常态。
我明白现在我是个喜欢控制对方在我的圈内的小女孩,一个孩童。更希望是自己拿捏对方。我对这样的偏好,一半沉沦,一半对抗。沉沦的是感情的方式,对抗的是关系的细节。
(整段都在试图让自己明白想要结婚的不靠谱。。。
3
其实抑郁更像一双手持续不断很多年的用力把我的头摁进水里,并说服我,世间无可留念,可以去了。自己反抗的力量稍微松懈一点就会窒息而死。而它不带感情,所以无从知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之前很多年都在竭力和这股力量对抗,没有心思和精力想其他的事情——读书,学习,交友,玩乐。深深的陷入活不下去的恐惧中,每天早上醒来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天,今天又会被怎么折磨,长睡不醒多好呀。无法分清楚心动和焦虑发作,上一秒心动的人,下一秒就没有丝毫感觉。刚刚平静的情绪会因为一个眼神开始恨,想着用什么方法能悄无声息的处理掉他,或者血腥的处理掉他。
而现在,我其实对自己很奇怪。一周前和父亲争吵,后面我单方面说话,他沉默。用看起来情绪很激动的样子和声音说了两句心里所想。这就是我奇怪的点,“看起来”。我再明白不过自己情绪上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那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恨,全身的力量都想迸发出来去毁灭眼前这个人,他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我,绝不会在毁灭对方后苟活于世。每个人都有一条命的额度不是吗,现在我要用掉它。
这样的情绪,它被替换了,当时只是想把想说的话说出来,没有恨甚至没有激动,转而成为了一种可以深深隐藏的厌恶。我就一边在没有破裂感的情绪中说话一边奇怪,自然是很好的,只是有点奇怪。和之前的大不相同了。同时不同的还有真正能迅速控制的情绪。能快速去想最坏的情况发生之后自己的下一步。找到想做的事情,提炼出能安抚我的部分。焦虑,恐惧,那些都是什么东西,使人懦弱,发抖,阻拦我去路,模糊我来处。
4.
其实在痛苦中我感受到一阵扬起的尘埃缓慢落地完成的平静,过去两个月的浮躁也都沉下来了。无法忽略内心这样的体重变化,也许福祸所依。混乱燥热中的心识忽然一片清明。
5.
隔了很久重看安妮的月棠记,还是能和内心所想一一对应。早上醒来,发现身边的男人没有抱住我,心里失落,碰一碰他,说,抱着我。这是我最脆弱的时刻。内心的力量在这一刻是松散的,混沌柔弱。只是个想要被包裹住的小女童,乞求对方的温柔。而他在这个时候轻易可以伤害到我,经不起任何玩笑。
这是我少有的,可以把心里真实想法写出来的时刻,没有什么障碍。困惑,脆弱。即使觉得危险,不敢示人。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