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

不论时间过了多久我还是会在那年那天的火车站车厢内喜欢上你,不过也只能到喜欢这里过了。
得到大学老师的推荐来离家有几千公里的一座小县城教书这天要出发的这天与父母亲告别可以看出母亲很舍不得好不容易毕业了可以在家待一小段时间可是得到学校的来电说那里缺老师让我立马出发去,看着眼前人哭红的双眼也知道现在是战乱时期到处都是日本兵,她害怕自己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我跟她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回来,父亲则跟我一样一直安慰着母亲从他眼神中也能看出不舍,不过父亲不善于表达罢了总对我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随随便便掉眼泪,要有男子汉的样子我一直都谨遵父亲大人的话随后父亲开车带我来到火车站也正式与父母亲告了别便头也不回大步走到车厢里告诉自己不能回头就算前方会发生什么?也不能回头竟然选择去就肯定避免不了一些事?走上车厢找到座位打开车窗看见母亲朝自己挥挥手自己也回了一个父亲才叫母亲上车开车离开。
把车窗重新关好觉得无聊便拿出笔记本还有笔写着刚刚写下一个字手便一个人使劲推了一下手臂下一秒笔掉落在脚下弯下腰去捡就听见快速的脚步声急匆匆跑走了耳边响起一个粗犷的男声
“给我站住,快替我抓住他,他偷我东西”。脚下生风一阵过恰巧在自己抬起头的那一秒跑过去的于是瞟了一眼座位外掉蓝色丝帕貌似里面包有东西刚刚想捡起来却被伸来的一只手给捡到了抬起头对上人的双眼,人的眼睛很好看许多年以后再回想起那双眼睛此世间再无人能及。
“你说我偷你的东西,你说我偷你什么”?才知道原来刚刚是有人追他也是他无意间碰到自己的手臂便坐好望着眼前这两人
“自然是你手里拿着的钱了”?
“是吗?你怎么敢确认里面装的是钱”?望着少年的侧脸阳光就怎么折射脸上不经意便看的入了迷
“要不然你跑什么跑?肯定是偷我的钱想下火车跑路”?围观之人越来越多慢慢的站在面前遮挡住自己的视线只能听见他说话声
“因为你身上藏有家伙我手臂的伤就是你所伤的”。听见他手臂上有伤口回想一下刚刚人手臂上貌似在流血然而那丝帕上貌似装的是已经碎了的…糖果?便起身用手轻轻拉开眼前站着的大叔
“那你能证明这丝帕里面装的不是我的钱嘛”?
“我能证明”。在人要开口的那一刻看着眼前满嘴谎话的人看不下去了便自作主张打开人身上拿着的丝帕果真是已经碎了的糖花还有根黄色的棍子可以看出是一朵红色的玫瑰花形状人望着自己那人觉得无话可说便落荒而逃了大概自己是自己猜错了车子下一秒又恢复了平静像刚刚上来时候的模样大家也就散了嘴里还念叨着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有。重新坐下刚刚拿起笔
“谢谢,我叫陈耀杰,能方便知道少爷的名讳嘛?它日若有缘遇见便要好好报答一番,可是现在陈某人上下只有一根已经碎了的糖花,若是少爷喜欢它日我便多做几根送给少爷你”。
“小事何足挂齿,不过看你的糖花做的美轮美奂很逼真的感觉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能不能给我尝一点”。看了一眼人浅浅一笑便把视线转移到人的丝帕上在想味道应该也挺不错的吧?
“好,少爷若是喜欢都给你”。见人大方递上便有些不好意思拿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尝了尝瞬间香味甜味随之散发出来真的很甜很好吃
“竟然我吃了你的糖我就应该如实相告我的名字,陈先生你好!我叫宋君浩”。朝人伸出手人在身上擦干净手才与自己手相握. 我也相信我们也许很快就能再次见面,我会一辈子都记得今天我们相遇的这一天你就这样毫无预兆的闯入了我的世界还有我的心里,远远望去车厢内两位少年一坐一站双手紧握只能看见阳光打在两个人身上有一种岁月静好般,从此世间再无人能与他们相匹配。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