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的只有迷雾

前日开始读福柯,昨天读的晕头转向,他的文字很绕,总觉得在转圈圈,却不见真像,也许是我还不入法门,也许这个风格本身就是一种魅力?
直到今日早晨读到庆山一句话“这恰好是一种遮挡,使它经得起时间”。也许是这个意思吧,也许福柯说鲁塞尔的文字也是这个意思吧。
忽然就想起大学在学校公用电话亭排队给女孩打长途电话的情景,电话亭在除了上课的时间里都是长长的队伍。
有那么多曾经的生活方式都消失到被人遗忘,更新的人类干脆并不知晓。
他们不知道给远方的爱人手写一封信是什么感受,每天去收发室查看寄来的信件有没有自己的是多么急切,这和收快递的感受可不一样。
他们不知道在没有手机的年代,寝室还没有安装电话的年代,给远方的一次电话多不容易,那分分秒秒的接通,是时空的两个点双方奔赴的努力,你要排队打,对方要排队接。
他们不知道,即使在同一座校园,女朋友打你的传呼,你风风火火的下楼找电话亭,总算打过去,人却已经走了是什么心情。
他们不知道那个时代里,一次误会被解释清楚的时间成本,而如今的人们却在如此发达的通讯技术面前,矫情的懒得去化解。
过去的永远会化成诗,前方的只有迷雾。

相关